<code id="incup"><rt id="incup"><big id="incup"></big></rt></code>
      <output id="incup"></output>
      1. <code id="incup"><ol id="incup"></ol></code>
        1. <code id="incup"></code><code id="incup"></code>

          <code id="incup"><ol id="incup"><td id="incup"></td></ol></code>
            <var id="incup"><rt id="incup"><td id="incup"></td></rt></var>
            吳培倫:警惕!個別“媒體”正在淪為“黑惡組織”
            2019-07-01
            來源:直銷專業網
            編輯:Ayang
            關注愛直銷
            微信

            這幾天,舉國上下,令人高興的事有很多。海上閱兵式,閱出了軍威,顯示了國威;“一帶一路”峰會,顯示了大國的擔當與胸懷;而北京世園會的開幕,又將為我們展示一個個絢麗多彩的美景。本來在這個時候,人們應該興高采烈,笑容滿面,但我的心情,卻像這兩天北京的天氣,陰冷陰冷的。

            我,一個做了二十多年媒體工作的人,一個經歷過社會“防火、防盜、防記者”誤解的人,卻再也不能夠以媒體人為自豪。因為一些“媒體”的做法,早已超越了輿論監督的范疇,有個別“媒體”甚至正在淪為“黑惡組織”,因為他們不是在進行正常的新聞監督,而是在“犯罪”。

            在北京世園會即將開幕的前幾天,位于天津天獅健康產業園的“華堂”,在挖掘機的轟鳴聲中將被夷為平地。我不知道,目睹了這一事件的天獅學院幾千師生,在推倒“華堂”的機器轟鳴聲中,他們的心是否在滴血,他們那時又是以一種什么樣的迷惘眼神在看著這一切;我也不知道,在海外天獅那19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中國員工和外籍員工,還有上千萬的經銷商,還有熟悉和知道天獅、甚至在那幢被稱為奢靡之地的“華堂”住過的外國朋友們,他們又是以一種什么樣的眼光在目睹著我們這個越來越開放的國度里所發生的一切。

            但我清楚地知道,有那么幾家被稱為“媒體”的組織,有那么幾個被稱為“記者”的人,正在彈冠相慶,臉上洋溢著狡詐的微笑。因為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我們還發現了有“記者”探訪了天獅集團董事長李金元的老家,發現李家祖墳涉嫌侵占耕地。我不知道,這一次天獅又將如何應對,是否會如那些“記者”之意,挖了李家祖墳。

            我們的職能管理部門,和我們的民眾一定要警惕,在“權健事件”以后,在整頓“保健”市場亂象“百日行動”開展以來,個別“媒體”已經淪為了打著“媒體”旗號、穿著“記者”外衣的“黑惡組織”。他們先是有組織策劃,然后找到企業的一個漏洞,無限放大,上綱上線,以騙取廣大消費者和不明真相的群眾的同情為幌子,寫成文章,再找企業收取費用。當然,負責收費的和寫文章的一定不是同一撥人,但他們一定屬于同一個組織。

            有的“媒體”經過組織策劃,列出了名單,一家企業一家企業地開展行動,只是有的每家企業收150萬元,有的一家收40萬元。還有一些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的各種打傳組織、防騙機構等等,他們甚至全然不顧自己是一個公眾組織,就拿起鍵盤當刀槍,拿起曝光文章當炸彈,耀武揚威地一家企業一家企業去收錢。可憐我們那些企業,完全被“百日行動”嚇得傻傻地站在那里,拿著錢等人家來收,完全忘記了還有那些保護自己和企業合法權益的法律法規。

            就以天獅為例,有“媒體”說天獅背著155條人命。試問,這155條人命,他們姓甚名誰?案由是什么?哪家公安機關偵辦的?進展如何?結論如何?如果還沒有什么結論,就寫成文章在網絡上傳播,那么是否涉有故意泄露案情之嫌?如果沒有,是否又是在捏造事實,誹謗企業呢?如果天獅真的涉嫌上百條人命,那為什么沒有人報案?為什么公安機關還沒有偵辦呢?再說“華堂”,首先,天獅健康產業園的用地是否經過了批準,是否從正規渠道獲得,這才是我們關注的點。如果土地是通過合法渠道獲得的,再看里面的配套用地建設是否合法,如果合法,至于建成什么風格,那是否是企業自己的事?

            我倒認為,天獅這種經常有外國朋友要來參觀,并且還要不斷在國外向外國朋友展示總部風貌的企業,建成中式古典風格的建筑,是在傳播并弘揚中華傳統文化,是一種愛國情結的表現。

            那“華堂”為什么會招來“媒體”“記者”的不滿呢,是仇富?是敲詐不成的不滿?還是另有目的?至于“華堂”供奉了李氏牌位,供奉了李世民像,最多也是說明李金元有些傳統封建思想,想攀李世民為祖,那這種情況也比一些地方連潘金蓮、西門慶故里都爭相攀附的情況好得多。

            至于“華堂”是否奢靡,由于我也沒有進去參觀過,更沒有居住過,因此不好說。估計寫這些文章的“記者”是因為享受過這種待遇,才能夠得出這樣的結論。再說,也沒有任何法律法規規定,企業家只有創造財富的義務,沒有享受財富的權利。有“媒體”和“記者”想要剝奪企業家享受財富的權利,這又是誰給予他們的權利呢?

            李家祖墳的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說,也真的不知道寫文章的“記者”是怎么想的。反正,挖人家祖墳的事,我相信絕大多數普通中國老百姓都干不出來,更何況是“記者”了。

            我記得,當年“5.12”汶川大地震之后,天獅很快就組織了幾十輛車,滿載救災物資,同企業高管親自帶隊送往災區。不止是汶川,多少次災害來臨之時,都有他們救災、賑災、捐獻物資的身影。可是為什么,我們很多“媒體”和“記者”卻看不到這些呢?

            我不能說天獅到底有沒有問題,我只是想說,有問題也是應該由職能管理部門經過調查以后得出結論,而不是由我們的一些“媒體”說了算。特別是以監督為名、行要錢之實的“媒體”,那和現在正被嚴厲打擊的“黑惡勢力”又有什么兩樣?是不是樣樣特征都相似,都具備呢?

            我們的企業,在對待那些已經淪為“黑惡組織”的“媒體”和成員“記者”時,千萬不要再任人宰割了,而是要勇敢地站出來,拿起法律的武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 聯系電話:010-82330198
            • 郵箱:353808742@qq.com

            Copyright2007@www.m676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銷專業網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備案編號:1101081628

            本站法律顧問:北京逸峰律師事務所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京 ICP備09114780號

            手机看片你们懂的1024